《刺客信条大革命》——重温一段凄美的巴黎爱情故事

    近日,巴黎圣母院失火事件让全世界都为这所人类艺术瑰宝的损失而痛心。身为游戏界旅行模拟器专家的育碧公司,也为巴黎圣母院的重建捐助了50万欧元,并且为大家开放了《刺客信条大革命》PC版的免费下载游玩,让大家能够在游戏的世界里领略到巴黎圣母院的风采。

    因其的慷慨,以及对巴黎圣母院的高度还原,《大革命》又被重新带回到了各位玩家的视野之中,我与男友也理所当然地又重温了一遍,梦回巴黎去经历这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刺客信条大革命》发售于2014年,其精美的电影级画面及对巴黎各地的建筑、当时的风土人貌的高度还原,即便放在今时今日来看“颜值”上也依然很能打,丝毫不输给此时的游戏。不光是完整的巴黎圣母院可以在游戏里供大家欣赏,巴黎的其他建筑也一样值得各位去游览。而且在《大革命》中的游览,比在现实里多了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玩家们可以直接爬上建筑物观摩建筑物的每一处景观。

    由于前几日巴黎圣母院失火事件, 《大革命》的免费领取使不管去没去过巴黎的玩家,现在都可以在游戏内部近距离朝拜圣母院。其雄伟中不失精美,确实令人赞叹。巴黎圣母院在游戏中也是颇为重要的一个任务地点,玩家们可以在圣母院顶上跑酷,也可以一窥院内的究竟。在空中走绳索俯瞰整个圣母院,一定与亲身到达观赏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历史上法国大革命发生在1789年,其标志性事件就是巴黎人民攻占巴士底狱。巴士底狱是法国专制王朝的象征,攻占其就意味着发出了全国革命的信号。这样一座具备现实历史意义的建筑,在《大革命》中玩家不仅可以亲身经历攻占事件,还能在里面闲逛,结识一些“狱友”,甚至还能演出一场“越狱”。亚诺的第一个信仰之跃也始于此,玩家们也可以真切感受到这座监狱围墙的极限高度。

    巴黎荣军院是法兰西“太阳王”路易十四时期的建筑,用来安置他军队中的伤残军人。现如今,这座荣军院依旧行使着它初建时收容安置伤残军人的功能。它同时也是多个博物馆的所在之地,法兰西帝国的始皇帝拿破仑一世的墓也在这里。虽然博物馆是对外开放的,但是想上到楼顶,还是得靠《大革命》。中国著名影星巩俐曾借用荣军院楼顶拍摄时尚大片,不过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待遇,想要一窥究竟,化身刺客一步步爬上去才比较实际。

    其他的著名建筑诸如凡尔赛宫、卢浮宫、杜乐丽宫,还有香榭丽舍大街等,都可以在《大革命》中一览其风采。游戏内不仅有地标,还为这些地点提供了详细的解说,让玩家在玩游戏的同时还能了解历史人文知识。

     与历代《刺客信条》不同的是,《大革命》的故事与其说是描绘刺客的事迹,不如说是在讲述乱世中的一段爱情故事。亚诺和艾莉丝借着大革命的背景,谈了一场生离死别的感人恋爱,结尾令人唏嘘不已。犹记我第一次通关之后,整整消沉了三天,每日上游戏也无心玩耍,只是让亚诺站在阳台上看人来人往,仿佛所有的热闹都与我与亚诺无关,只因艾莉丝已不在身边。

与艾莉丝的各种回忆

    亚诺与艾莉丝的感情不仅在儿时早已建立,在悲剧袭来的时候,双方还能一起并肩战斗,也让诸多单身狗玩家羡慕不已。其中热气球追逐的名场面,更是让广大玩家结结实实地吃了一顿紧张刺激的狗粮。只可惜红颜薄命,天人两隔的结局还是让我未能忍住悲伤而潸然泪下。我甚至在最初有些迁怒于育碧,为何不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在DLC中,亚诺错把路人看作艾莉丝尔后又失望的神情令人心痛。

紧张刺激却又不失浪漫的热气球追逐之旅

    亚诺虽然出身不低,却仍然无法逃脱一个悲惨的命运。虽然《大革命》也是从亚诺儿时讲起,但是比起《刺客3》里对康纳童年青年的冗长刻画来,亚诺的孩提剧情只是一个引子,在让玩家熟悉操作的过程中,也奠定了亚诺忧伤故事的基调。不仅爱情上叫亚诺难以承受,亲情上亚诺先后失去了父亲、养父和老师,也是重重打击。有时不仅感叹,亚诺的命运多舛,放到自己身上怕是无力承受了。

    除了故事浪漫凄美之外,配音演出也是保证故事如电影般音画俱佳的原因之一。《,刺客信条》历代配音都多少保留口音是育碧的一大特色。亚诺的英文配音缺少了一定的法语口音还成为了当时被诟病的一点缺憾。但是育碧的游戏向来有多语种配音,被誉为世界上最美语言的法语自然也不会缺少:在《大革命》切换成法语配音之后,可以听到艾莉丝最后的一封书信的法语版,其深情和忧伤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新信件数永远为0

    《大革命》发售之前,《刺客信条》的战斗模式除了刺杀之外基本上是可以用防反式以一敌百。到了亚诺这里,战斗的模式变得更加开放式,道具的运用似乎也变得更多了。缺少了烟雾弹的加持,亚诺的战斗力变得有些无法与前辈们同日而语,甚至还被讥笑为史上最弱的刺客。但是当神器入手,或者合理安排刺杀,配合各种道具使用之后,亚诺其实也可以非常强大。

    只是游戏处在历史洪流的转变过程中,加上《大革命》的一些其他问题,使其口碑并不是很好。相较于之后再次转型的《刺客信条起源》,《大革命》在当时的转变还不够彻底,玩家们的心理接受程度也有待提高。但是在其意义上,还是具备里程碑效应的。

    比起一人当关万夫莫开式的玩法,我更青睐于躲在角落里对敌人放冷箭。狂暴之剑是我除了烟雾弹之外使用得最频繁的道具。通常情况下,我都是找好角度,放一发狂暴剑就作壁上观了。现在重温的时候我也依然如故,挂一针狂暴我就快乐地吃苹果刷微博去了。

    这一作道具的花样繁多,但是有一些道具使用起来并不是特别顺手,比如樱桃炸弹几乎是我没有用过的东西,虽然是诱敌工具但实际上敌人往往并不会因为你的炸弹而走到你脸上来。但是玩家们仍然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来组合搭配道具和技能使用。

道具很多但真正用起来却没几个

    另外,主线任务增加了一些能够帮助玩家悄无声息完成任务的小细节。比如一些潜入的机会,或者是获取任务道具的机会。但同时也增加了更多的同步条件,想要全部完成还是需要玩家的耐心与细心的。

    《大革命》还特设了一些联机的潜入任务,奖励直接与被发现或者发生冲突的程度相关。有时候不小心或者不够有耐心从而引发了大规模冲突之后,奖励甚至降低到几乎没有,着实令人沮丧。这样的模式,大概不适合刚正面式玩家,甚至不够快节奏,也有一些对不上现在玩家们的口味了。

虽然《大革命》没有加入现代剧情,但是Helix裂缝也算是一个现代线的体现。裂缝会带玩家去到其他年代的法国巴黎,穿着刺客的衣服在较为现代一点的巴黎躲地铁躲炮弹爬自由女神像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1898年的美好年代巴黎

    《大革命》最深得我心的地方,其实是在于多人联机任务。虽然联机不能语音不能打字,配合全凭心灵感应,但是其好玩的地方就在于这种默契或者不默契所带来的乐趣。还记得做疯人院联机任务时,4个刺客有3个直接跳楼摔死,只有我一个人乖乖地爬楼下去把3个队友拉起来,而此时我则早就在电脑前笑得前仰后合了。

    联机也意味着,可以跟恋人、朋友一起愉快地玩耍。以《大革命》的难度来看,也不会成为分手和友尽的理由。跟男友一起联机打任务的时候,由于他是新开档而我已经是完结篇,所以联机任务变成了他对我一口一个MASTER,我一个人打一群,末了还要从一堆尸体中把他给摸起来的“直播事故”。以至于尸体堆得太多,我找不到他躺在那里,在他的尸体上踩来踩去好几次。

联机时我负责吸引火力,男友负责开机关

    尽管可以联机,但是《大革命》本质上还是一个单机游戏,联机并不是它的重点。所以联机的任务是不太多的,虽然可以重复完成但奖励不会重复给予,玩的次数多了之后也会觉得有一些乏味。有时候匹配到比较不太会玩的小白玩家,也容易变成一个人打整个任务流程,队友形同虚设。

    育碧家的BUG问题,似乎在《大革命》中尤其显著,以至于玩家们都亲切地称呼其为“大bug命”。说笑归说笑,就我个人体验而言,除了偶尔看到诸如武器浮空,尸体扭曲变形为一个很搞笑的姿势之外,遇到的其他bug倒并不是特别多。

    只是想要联机的话,网络问题依然叫人头痛。想要跟朋友联机,邀请个四五遍才能连得上是正常操作。甚至有时候需要双方一起尝试邀请,谁能邀请到对方谁就是运气王。另外操作上面总会有一定的判定之谜,冲过头直接爬墙,或者明明给出了前进的指令却没有响应,爬窗户边怎么点进入都没有动静,诸如此类的毛病也是游玩上的阻碍。

联机bug是最秀的:请开始你的表演

    其实让我最难受的反倒不是操作不响应或者bug问题,而是收集要素过多:满地图的箱子看得我两眼发花,但耐心如我还是依然在一个一个地开锁,虽然中间时隔了许多年…

    此次重温《大革命》找回了许多最初的感动,再次面对巴黎圣母院的时候,感觉是有一些五味杂陈的。记得当初通关《大革命》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以后一定要去一次巴黎,去看看亚诺生活过战斗过的地方。而如今,巴黎之旅的心愿尚未达成,圣母院却陷入火海之中。好在有育碧,将这些人类文明历史上的美永久地保留在游戏中,才能让人们少一些遗憾,多一些安慰。也希望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工作顺利进行,未来的某一天,也许我们可以站在新建的圣母院下,感受亚诺的人生。



作者:传送点游戏

游戏区官方QQ群,欢迎你的加入!

关注游戏区手柄菌,更多原创游戏解读,持续更新中!

如果你对游戏有自己的见解,也欢迎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哦~

群号:646687408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